赌博网

  • 家教圣地 The article details
    家校协同
    家教经验
    曾氏家教
    家教课堂
    首页 » 家教圣地 »曾氏家教 » 【建校20周年特辑㉚】教在心灵

    【建校20周年特辑㉚】教在心灵

    发布者:湖南赌博网        发布时间:2020-12-06 08:43:18

    以下文章来源于图悦 ,作者沙海黄尘

    图悦

    黄诚的图途阅悦—— 影像记忆 行走轨迹 读书心得 走遍万水千山 只为与你相遇


    点击蓝字关注我们哟~


    编者按

    今年,是赌博网建校二十周年,近期,我们陆续收到学校首批“拓荒者”之一——黄诚老师,寄来的第八封“情书”,让我们在他的故事里重温建校初期那段难忘的青葱岁月






    八 教在心灵

    2001年3月23日下午,小学部全体学生在多媒体教室听王亦红老师的校会课。校会课,是赌博网的特色课程,教师轮流主讲,内容多样,从不同的侧面对孩子进行德育与养成教育。



    红姐是名师,她的这堂主题为“做个讲礼貌的好孩子”的校会课,讲得非常有特色,对学生的心灵很有触动。自始至终,所有学生都听得很认真。

    课程中设计了这样一个环节:听课的学生可以主动到讲台上去,公开向自己曾经不尊重的朋友道个歉。只见五年级玉田班有一位学生上台了,三年级瑜琪班也有一位学生上台讲了……唯独我们四年级没有人动。

    我知道这与那天上午我在班上发的脾气有关,不然按照他们的活跃程度,早就有人上台了。上午,因为班级纪律的问题,我在教室里大发脾气,还扬言不管他们了。估计,他们还在心里和我闹别扭,看我在旁边站着,不愿也不敢上台。

    在王老师的鼓励下,我班的男生张云程走上了讲台。让我万万没有料到的是,他会讲出这样一些话语来:

     ......我伤害的并不是一位同学,而是我们的班主任老师黄老师。(他开始哽咽了。)

     我知道...这个学期以来,我退步了,经常违反纪律,让黄老师生气。(他泣不成声了。)今天,黄老师...说...不管我们了...我们很伤心...我现在…代表我们…班上的…全体…同学…向黄老…师说声…对不…起…我们…一定…努力学习…遵守…纪律…为班上…争光…让黄老师的脸上重新绽开笑容……”

   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,我有点懵。其实张云程后面讲了什么,我并没有听清楚了。因为当时我的泪水在眼眶中直打转,我的心率似乎快到了极限。我拼命地咬着我的嘴唇,努力控制着,不让泪水流出来。

    张云程在台上哭,坐在下面的我班的孩子们,一个个也已经哭成泪人儿,就是几个平时看似没心没肺的学生也不例外。我没有想到,我的一顿脾气,会让我的学生这样伤心。这种情景,台上的王老师,还有台下的其他十几位老师,都没有想到。他们都看着我,我却没有心思跟他们表达尴尬。


    红姐的这一堂课,无意中在我的教育生涯中烙上深刻的一笔。是它,让我警醒,让我迅速找回了自己的状态,找回了我差点儿失去的学生,找回了一份学生对老师的深深的倦恋,找回了学生对我、我对学生的彼此的爱。

    我一直没有忘记孩子们的那一双双眼睛,那一双双流着泪水的眼睛,他们鼓舞我不断进取、不断反思、不断更新教育方式,提醒我不要随意批评学生,警醒我在教育中一定要用心用情、教在心灵,给予学生更多的理解与包容。

    单调而繁重的工作生活,还有来自学生家庭、学校、学生的压力,在处理班级管理中方方面面的烦心事时,我们往往难免简单粗暴的处理方式。但教育这份工作毕竟不同,它针对的对象是活生生的人,尤其是正处于可塑性非常强的孩子。我们对他们多倾注一份耐心与真心,收获的教育效果肯定会不同,或许因此改变孩子的一生。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    2003年上学期,黄诚班全体师生合影
    照片中的两位女老师,左为英语教师袁朝阳,右为数学教师彭灵辉


    有一天,第四节课快下课了,我从三年级瑜琪班教室门前经过,他们班应该是体育课,解散后,有部分学生在教室玩。这时,有学生看到了我,马上出来叫我快进他们教室去看看(我是他们班的语文老师)。我进去一看,原来是超平同学又发病了,头痛得很,瘫在地上,几个学生正紧张地在他身旁侍候着,其中就有我平时不大喜欢的多嘴的小龙同学。

    小龙马上告诉我,超平经不得闹,周围的声音一大起来,他就头痛得厉害。然后,他回过头去示意教室里其他的同学安静下来,意思是再讲话的话,超平就有可能会痛得更厉害。

    我心中一阵感动,小龙虽然有缺点,但关键时候很讲义气、顾大局。我背起超平到寝室去休息,小龙不请自来,一直跟在我身后。到了寝室里后,小龙就离开了,我以为他去食堂吃饭了,我就独自在寝室里照看超平。

    过了一会儿,小龙又来了,小心翼翼地端着一份从食堂打来的饭,他说,我从食堂给超平打来了饭。他对我说:黄老师,您快去吃饭吧!我来守着他。

    我突然被小龙感动了。多好的孩子,我作为一名教师,我也不一定做得他这么周全。我向餐厅走去,然后安排刚吃过饭的同学给小龙送去一份饭,算是对这位关心同学、关心老师的好学生的一份回报。

    换一个角度,你会发现每一个学生的优点;换一种方式,你会找到打开一个学生心灵的钥匙。教无定法,但一定有法,或许只是需要一个契机。



    按学校的安排,在每月放月假之前必须给每个学生打一个评语。我把这个评语互动体系叫做“心语心愿”,把我想给每个同学说的心里话都写在上面,也就是“教师心语”。

    然后在评语下面打上两个方框,第一个取名为“学生心语”,第二个取名为“家长心语”,让孩子带回家去。每次写这些评语,我要花整整两天的时间,全班总字数上万字。

    我必须承认,我是花了十二分的认真在进行此项工作的。所以,在月假结束学生返校的晚上,也是我收获回报的温馨时刻。在“学生心语”一栏中,学生们提到的均是决心改掉自己的毛病,而且态度极为诚恳。在“家长心语”一栏中,大部分家长更是一种虔诚的心态在与我进行交流。

    我更加坚信,用“心”的付出,必有“心的回报”。



    关注孩子的心灵,是我从事教育工作以来一直特别重视的一件事情。在我那些年的日记里,全国各地频繁出现的学生自残自杀事件、学校心理教育的重要性、关注学生心灵的需求等方面的内容,被我提及的频率很高。在班级管理中,我将心育方面的内容不断地进行渗透,尽我所能为孩子们提供一个温暖有爱的环境。

    有一个学期,我留意到班上两个成绩不错、表现一直很好的孩子出现了异样。第一个是女生,平常活泼的她突然沉默了很多,她不再主动与人讲话,甚至我主动与她讲话时,她也持一种冷漠的态度。另一位是男生,新学期开学前他与不少人说不再到这儿来读书了,后来虽然来了,却从来不与我交流,我试探着想去了解他,他却总是避而不谈。

    经过进一步的了解,我发现了他们俩的一个共同点,他们父母的感情在近期都出现了状况。世间事情,有些看似无关联,但其中的关系是非常微妙的。正因为他们平时很聪明很懂事,所以他们很敏感,特别在意他们父母之间的关系。 这种在意与担忧,影响到了他们的情绪,进而外化到了学习生活之中。



    那一年,我24岁,一个来自农村的腼腆的未婚男青年。为了班上某一个孩子的成长,我竟然会鼓足勇气和他们的父母直接去沟通婚姻与家庭的问题。解铃还需系铃人,我一直认为,解决孩子的“心”的问题,还需要家长全力配合,甚至为主来解决。

    我今天把这个问题写出来,绝对不是指责当年的家长们,婚姻中的冲突,当事人肯定都有其难言的苦痛,把这种痛转嫁到孩子身上,我相信他们比我这位老师更加不愿意看到。

    只是当年的我,有“初生牛犊不怕虎”的动力,有为了学生奋不顾身的冲动,我用我幼稚而渺小的努力,试图去挽回一些什么。

    所以,今天我把这些写出来,只是对我当年那份执著的一 种原生态记录。



    我在孩子的家校联系本上夹上了一封信,信是这样写的:


    亲爱的家长:

    其实我这个普通的教师与你们纯属两个世界的人,是“缘份”促成了我们能够以这种特殊的方式来交流,共同探究育人的问题。

    我曾经惊诧于XX的思维方式与观念,他的近乎成人化的理论、言语足以令人瞠目结舌。或许你们还未完全发现你们共同的儿子的深层次的思想与灵魂,那么,你们就与他进行一次或多次心的交流吧!你们完全有必要把他当作一个独立而完整的人来对待。他是我的骄傲,同时也是你们共同的骄傲!

    然而,这颗年轻而又伟大、幼稚却又成熟的心灵正经受着暴风雨的洗礼,他整日在痛苦中挣扎,我不知道他的成熟是否与家庭环境有关,但我不忍看着他受煎熬,我不忍看着这本来金子般的心灵沾上伤痕。我作为一个关心孩子成长的无知的教师,我责无旁贷。尽管我明白我的这三言两语显得苍白无力,但我还是拜请你们重新审视这个孩子,以及他的感受。

    ……



    今天,我重新审视这些内容,我依然对十九年前的我充满敬佩。我不知道,当年对这个世界太缺乏了解的我,是经过了多少轮的推敲与斟酌,才写出了这样的文字的。

    第二天,我收到了一封长长的回信。回信是孩子的妈妈亲自送到我手里的,而且她与我单独交流了一个多小时,表达她对我的敬意与歉意,也是在那时,我见证了这个世界上婚姻的另一种模样。

    对这样的因家庭原因导致情绪波动的学生,我给予了更多的关爱。后来,他们或转学,或升入初中,我不再是他们直接的老师,但我一直通过各种渠道打听他们的情况。

    听说他们很好,我就很轻松。

    直到今天,听说他们依然很好,我依然很欣慰。



    END


    主编:王育龙

    作者:黄   诚

    编辑:朱欧苏


    我知道你在看

    Baidu
    sogou